石狮京都医院 > 宫颈疾病 > 宫颈息肉 >

“息肉”自述:我是瘤的哥们

来源:石狮京都医院 在线服务 | 预约挂号

“息肉”这个名称听起来怪怪的,意思是说,我是块多余的“肉”,或叫赘生的“肉”。我们更喜欢长在体内空腔脏器由黏膜覆盖的内表面上,从鼻腔、声带、胃肠、胆囊到子宫、膀胱,都是我喜欢生长的地方。我们息肉可是个大家族,就是按我们生长的部位给我们命名。譬如,叫“鼻息肉”、“胃息肉”、“直肠息肉”、“膀胱息肉”等等,如果某一部位长有两个以上的息肉,就叫“多发性息肉”。

一般来说,我们生长的速度比较缓慢,我可以告诉我的主人,我们兄弟几个在你肠道里潜伏生长已经不是一年半载了,如果不是出血,你还不会发现我们。大多数息肉都是隐蔽生长的,我们不会轻易暴露自己。直到我们成了气候,惹出了麻烦,才会被查处。

我们当中更易暴露自己的是声带息肉,它小如芝麻或绿豆大小时就让人声音嘶哑,而被及早查出;鼻腔的息肉长到豌豆大小时才会出现鼻塞、鼻衄等症状而被用鼻镜看到;小儿的直肠息肉,因为易出血或从肛门脱出而露出马脚;胃体上的息肉可以长得很大而患者毫无感觉;更阴险的还得说我们大肠息肉,经常多发分布,平时隐蔽生长,到时摇身一变就可成为结肠。只不过我的表面很脆弱,容易出血,病人发现血便,就会去看,我们这狐狸尾巴也就藏不住了。

有人说,你们息肉惹的麻烦还真不少。不错,我们就是麻烦的制造者。除了上面说的声音嘶哑、鼻塞、出血之外,小肠的息肉常会出现捉摸不定的腹痛,有时还可能导致肠套叠和肠梗阻,出现阵发性腹痛、恶心、呕吐等一系列症状;胆囊息肉可能引起胆囊管阻塞、胆囊炎甚至胆囊破裂、腹膜炎,若处理不及时后果严重;当然人们更怕的还是我们变,因为变是在偷偷摸摸,一旦发现,我们已成晚期症,有了广泛转移,让也束手无策。

我们并不否认,我们自身的形象本来就不好,就有不安分的倾向,再加上我们多数身处人体排泄腔道污浊的环境中,受到排泄物的刺激,发生变异恶变,也就不奇怪了。有人说“息肉是症的近亲”,实在恰如其分。

那么,是不是所有的息肉都会变呢?

其实并不那么,尽管我们息肉家族的成员都有变的倾向,但十个手指还不一样齐呢!我们当中也有活跃分子和保守分子之分。活跃分子就喜欢变,用人们的话说,就是“变危险分子”或“高危分子”。

有人问,你能不能说说“变危险分子”有些什么特征?这可是我们家族的秘密,我本是不该泄露的。不过,在学者看来,这已是公开的秘密了,我说说也无妨。

从我们的长相上看,体积较小、带蒂的息肉,多属于良性,就像那些从幼儿肛门脱出来,拖着小尾巴(蒂),像蝌蚪的直肠息肉就不容易变;相反,那些宽基广蒂的息肉就不安稳,容易变。从生长速度上看,短期内生长好的息肉往往凶多吉少,必须警惕其变,尤其是直径大于2cm的息肉,应将其当作恶性来看待。从组织属性上看,属于腺瘤型的息肉容易变,其变率可达42-77。其中以绒毛状息肉的变率高,而单纯炎症型息肉则较少恶变。从数量上看,多发性息肉变的几率较高,如果一个息肉的变率为1,那么生长了100个息肉,变可能就接近。从遗传角度看,某些有遗传倾向的息肉,就像我们兄弟几个,长在肠里,有个专门的名称叫“家族性结肠息肉病”,就容易变。我这位主人的父亲和祖母都死于结肠息肉变。其实我们的遗传规律就记录在5号染色体的缺陷上:这是一种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。当父母一方有病时,其后代发病风险就是50;若父母均有此病,后代发病风险为75。人们可能会说,你们够残忍了。

不错,既然我们与症攀上了“亲戚”,我们也就不再怕人们的诅咒小不过我们还是担心人们越来越觉悟,对息肉不再等闲视之,而把我们当成前病变及时处理。那样,我们可就没有制造麻烦的机会,更不能威胁人们的生命了。

服务导航

最新文章

版权所有:石狮京都医院

医院地址: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石泉路